生如夏花

微酸·连城璧×无霜 璧霜

无霜小姐姐是真的好,迷妹代表。我懒鬼动笔初心。
真的希望他们两个好好的。
基本很随原剧了,大概这就是我心中的连城璧。我心中的无霜。(*꒦ິ⌓꒦ີ)



01
无霜觉得自己是很清醒的,无论是主仆之分,还是爱恨纠葛,江湖争端,她都明白这些与注定无关。

她的世界是狭隘而固定的,从被卖到沈家之时。

小姐人温柔善良,不曾为难过他,良好的教养让小姐对谁都是细声细语的。

金丝笼中的生活又让小姐有些盲目倔强。本以为此生只需本分的服侍小姐,不求与小姐有不可动摇的姐妹情,只求可以安稳服侍她,度过一生。

又是什么时候她的世界变了呢。

小姐患有怪病,她是一直晓得的。

沈盟主一直在给小姐寻法子,并且不许任何人将此事泄露出去。

无霜内心是复杂的,小姐被誉为天下第一美人,为睹一眼她芳容的人不计其数,可是真心爱她的,愿意包容她一切的人会什么时候出现呢?

只是没想到无霜是多余了,愿意包容美人一切的总是有的,并且出现得很快。

失去父亲,又患有怪病。沈盟主一直将女儿收在自己身旁,唯恐女儿再受到任何人的伤害。江湖从来不是单纯的侠义,她拼命为女儿铺好为了一切,甚至是她的婚姻。

小姐是一张白纸,无霜自己没有感情经历。此时却突
然被母亲告知,她的未婚夫已经定下了,正是六君子之首连城璧。

此人无霜自然是听闻过的。无人不夸其为君子典范,白玉无瑕。传闻他年少成名,武功高强是无垢山庄年轻有为的少庄主。

江湖传闻有真有假,无霜半信半疑,当真世上会有如此,完璧的少侠?

小姐自然是不信的,她还没有游历过心心念念的江湖,都上遍大好河山,却马上要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男子,只为利益纠纷,她不愿自己的幸福由他人安排。

接下来的事情。便开始完全脱离控制了。

虽然是小姐的未婚夫无霜明显比沈璧君性质要高的许多。为了让小姐安心,无霜偷偷去大堂想要确认一下未来的老爷。

可这一眼,再也挪不开了。

“清风朗月”本是一直只在在诗词中见过的描述,终于在这一刻有了轮廓。

“君子端庄”他眉眼带笑。如和煦的春风,拂人的脸庞。

他得体地与各位人士交谈,绝不偭规越矩,又不刻意夸张自贬。他心中自有尺度。一举一动无不体现出他良好的教养与内涵。

“他,应该就是连城璧公子吧。”无霜暗想。
如果他不是君子,还有谁算得上呢。
替小姐放下忧虑的心,也强行压抑制了自己的心悸。

小姐与他,当真是一对璧人,门当户对便是如此吧。却不料,从此,天翻地覆。

若本就食下的是酸涩的果实,又何来的甜。只有满腔
的苦涩。



02
小姐,乘风逍遥去了。身旁有一位陌生的男子。无双气懊,为何没能早点告知小姐她未来的的夫君和她如何般配。
又不解为何小姐愿追随一名陌生男子而去,却不愿意与未婚夫一见。



03
今夜月色甚美,不见一丝阴霾。
连城璧对于未婚妻是陌生的,只知旁人都道他们是门当户对,珠联璧合。

甚至连名字都有着璧人的意味。

连城璧嘴角上扬,却是心中苦涩。
何来喜事一说。他知道这一桩婚事更多的是两家结盟,更深层的——是他所追求的割鹿刀。

十几年来,他从未忘记自己背负的重任。
沈璧君,他,非娶不可。
可是,面对沈小姐逃婚之举,又为何屡屡放水呢?

望着天上招摇过市的巨型风筝,连城璧似乎明白了。他,内心也想回避自己身上的重任,也羡慕着自由的人,自由的事。

眼神微颤,信念似乎动摇了。有些失神地望着他们。
是风吹过吗?沈小姐的面纱终于下坠,命运一般戏剧的落在他的面前,随手一伸,便接住了。

下决心般地收紧,握住。

抬眼似乎看到沈小姐笑了。或许这就是江湖第一美人应有的风采吧。
沈璧君,应该是我的妻子。也必须是我的妻子。

咽下酸涩,再一次带上了自己的面具。

04
果不其然,沈盟主大怒了,怒斥萧十一郎掠走了他女儿,夺了割鹿刀。

连城璧微微皱眉,沈姑娘确实是他带走了,也让他有些难堪。订婚之夜逃走,怕整个江湖会笑他好久。

可割鹿刀疑点重重,他暂时不敢下定夺。

找不到发泄口的沈盟主,甚至要迁怒于沈姑娘丫鬟。

连城璧,便再也沉不下来了,出面委婉地替她求情,才终于结束了耳边的聒噪。

对姑娘抱有歉意的一笑,重新冷静地讨论接下来的应该准备的事。

连城璧未料到的是,这位姑娘也是性情中人,硬是要和他们一起去找小姐。

连城璧顿时有些无奈,一位小姑娘,如何跟得上他们几位男子的行程?

但他的君子风度,又一时找不到说辞拒绝。有听到其他人对姑娘冷嘲热讽的他内心又确实不忍。

只是劝说自己,姑娘也是沈家人,必定也有自保能力。